“苦难题材”成内容富矿,观众为何在《二舅》中寻找情绪狂欢?

43 0
2022-7-30 19:17:06
显示全部楼层
20730191633.png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刷屏你朋友圈的内容是什么。

这三天,一个名为《回村三天,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》(以下简称《二舅》)的视频在各大媒体平台刷屏了。这是UP主“衣戈猜想”在B站发布的一支视频,11分钟左右的时间,以极具文学性的文案和电影式的表现手法,讲述自己二舅——一个农村老汉——66年的人生经历。

或许是因为视频内容上出人意料的专业性与厚重感,或许是被农村题材与苦难中自强不息的小人物故事感动,又或许是疫情、经济等各方压力下公众急需一个情绪出口,一夜之间这支视频迅速在B站发酵,并完成出圈。

截止写稿时间,《二舅》B站播放量超过3000万,#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##二舅残疾证办下来#等话题空降微博热搜。

同时关于《二舅的》各类相关报道迅速跟进,从UP主衣戈猜想个人经历、视频创作细节、粉丝增长速度、一夜爆红的情绪变化等到二舅生活现状、二舅居住地、全家人的反应等都被极速挖掘,视频里的二舅,变成了所有人的二舅。

情况发酵顺理成章,以这个爆款视频为中心,开启了一场舆论狂欢。内容平台在热浪里主动或被动地抢夺创作者,不同程度地插旗盖章。衣戈猜想在B站完成粉丝积累,就有声音提醒,他也曾在抖音发过视频。二舅本人信息被保护,但是网友热情建议,不如各大短视频平台直播。而从各类主流媒体到自媒体、头部KOL等,都纷纷进行不同角度解读或者跟进报道,唯恐错过选题。

这股热潮什么时候消散不能预计,但是短短三天时间里热门话题已经从“二舅”变成了“二舅文案抄袭”“抄袭回应”“二舅是否在升华苦难”。舆论场变大,流量红利变大,需要被审视的范围、承担的风险也在扩大。

各方都从这个视频里获得了自己想要的,目前战场上仿佛没有受伤的人。

现象级“共情”:《二舅》为什么刷屏?
像其它诸多现象级内容一样,行业也无法从《二舅》视频走红事件里找到准确的原因。

最初的一批观众对于《二舅》的认可与追捧,一方面是共情视频的内容。

一位农村老汉在苦难与意外之下,平凡但厚重的人生。农村里的天才少年因被误诊而残疾,因残疾而失学,自学木工撑起整个家庭。66年的岁月里,二舅经历改革开放,去过北京搓澡,照顾两个妹妹们出嫁,与老母亲相依为命,期间收养了一个弃婴,拥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。现在表面上是村里的木匠,其实是一个照顾村里一切的八边形战士。

这种人物对于中国观众并不陌生。从老舍的《骆驼祥子》到余华作品《活着》里的福贵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里的许三观,包括近两年同名小说改编的《人世间》中周秉昆、取材现实故事的《山海情》中的李水花等,在时代与苦难里求生的小人物,经历命运中无数的幻灭与希望,依旧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,执着诚恳地活着。

对于上一代人而言,无论是文学影视作品还是现实生活,人类活着或许是一种本能,是一种任何情况下不会被改变的理性诉求。“苦难+不屈服的小人物”这样编排是常规叙事。

但对于新世代的年轻受众而言,这似乎被灌注了一种个人英雄主义色彩。这几年国内疫情影响,海外情况动荡,在互联网的解读与渲染下,年轻一代对于苦难的感受力与共情力迅速增加。从近两年《人世间》《山海情》等年代剧获得口碑认可等,也能感受公众情绪的变化。

这种情况下,《二舅》的火爆是合理的。视频观众从这11分钟里感受到生命力,并获得精神力量。就像标题里打出的,“治愈了精神内耗”。网友称《二舅》为“视频版《活着》”,而获得这种体验甚至不需要去看一遍小说《活着》或者影视改编作品,仅需要花费11分钟。

另一方面,观众是对视频内容制作表示肯定。从内容制作层面,《二舅》也是自媒体中短视频内容中的优质作品。视频文学性的文案与纪录片式的画面内容,实现了视频观看体验上的流畅感。视频中描述“6688组合”散步段落的“10米三秒默契走位”文案与画面,被不少视频创作者与KOL当成案例分析。



B站《二舅》评论区的第一条热评,形容《二舅》文案“一种冷峻的幽默感,看似置身事外淡淡地叙述,偶有玩笑话穿插其间,文字背后的情感却足以动人至落泪”,画面则是“像是一部微缩的纪录片,一场时长极短的电影”。该条评论点赞超过38万。

但这似乎都不足以解释《二舅》爆红的原因。此前衣戈猜想发布的视频,虽然并非农村纪实题材,但是视频风格与质量稳定,而此前的视频播放量均在十几万左右。对于《二舅》的爆发,作者本人感到不可思议。“原本预估这个视频只有10-15万的播放量。”

而近两年也并非没有高质量的中短视频作品,各个领域都出现过头部创作者。如此前抖音上专门拍摄农村情景剧引起关注的张同学、B站知识区孵化出的UP主“老师好我是何同学”等,但是如《二舅》与衣戈猜想这样的关注度与发酵力度,依旧少见。

公众能够察觉到《二舅》在目前各类视频内容里的独特性。相比普通纪实类视频内容,它具备文学性,用云淡风轻的幽默语气叙述苦难,反而营造出了一种荒诞感;相比垂类知识性内容,《二舅》接触门槛更低,所有人都能直接从视频内容里找到情绪共鸣点;而和它具备同类属性的作品,要么是一两个小时的纪录片或电影,要么是长篇剧集,11分钟内讲完一个翻版《活着》的情况只能是影视解说视频,传播上不具备《二舅》的优势。

《二舅》走红之后,下一场“情绪狂欢”在哪?
值得注意的或许是《二舅》走红,市场热浪之外留下的一些痕迹。

内容平台们或许进一步意识到高质量PUGV内容对于平台的重要性。

虽然视频化一直是内容市场的大趋势——优爱腾等传统视频平台要么另辟赛道发展中短视频平台,要么极力扶持自身社区生态,试图补齐中短视频内容的短板;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则大力挖掘高质量内容创作者,希望拉长视频时长;剩下B站、西瓜视频等综合视频平台,尽力维持自己的护城河——但是内容市场上有优质的视频创作者依旧是少数。

据了解,衣戈猜想仅在B站持续更新视频,并不算一个全平台视频创作者。而《二舅》的火爆让他的B站粉丝增加至241.8万,不少粉丝善意地调侃,“今年B站百大肯定有你了”。虽然《二舅》与衣戈猜想的出圈为B站短时间内具体拉新了多少新用户不能量化,但是优质内容创作者给平台带来的正面效应是显著的。



爵士组合Mr.Miss的成员刘恋,还没在《浪姐3》上大放异彩之前,曾作为小众音乐人入驻B站,她对B站用户的评价是,“用户粘性很高,质量非常好,评论也非常有创意。”

另一方面,国内视频生态相对更加完善的平台并不多。目前视频行业,长、短视频平台意识到版权拉锯战只是彼此消耗,转而走向联合,小红书、知乎等全力扶持视频内容,似乎平台之间要迎来大变革,但实际上现阶段真正能够实现长中短、横竖视频形式全覆盖的,只有B站、西瓜视频等少数平台,而这其中,参考从B站出走投靠西瓜视频的那批赶海UP主,就能意识到二者生态上的差距。

从舆论市场而言,《二舅》仿佛一面照妖镜。各大平台、媒体争先恐后报道一位视频创作者,深度解析这部《二舅》背后的一切细节,是因为它足够优秀和稀缺吗,或许本质上只是因为现在的内容市场除此之外,无米下炊,大家只能追击一场情绪狂欢,在情绪未散之时捞一些红利。

《二舅》的走红,在热闹之外,留下的更多是严肃的提示。环境在改变,媒介在塑造新一代人的记忆和表达方式,视频或许已经超越文字、图画等成为主流的记录形式。情绪在驱动人群,人群蜂拥而至,寻找反转,或许又迅速散开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而时间在往前走,热浪过去就过去了,新的媒介里没有留下值得记住的东西。